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呆呆囧囧的博客

呆呆囧囧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无知分子、假文艺、伪愤青,喜读无用书,难做有为人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外婆桥  

2010-05-11 10:39: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外婆桥 - 呆呆囧囧 - 呆呆囧囧的博客

周末的时候,老外婆的侄子来看望她老人家。给她说起,周浦召稼楼近几年的改造终于弄得差不多了。几幢老房子被政府收了去,统一规划改造,然后替农村居民把门面楼一起租出去。舅舅早上从田里采来的蚕豆因为新鲜就是要比菜市场里买的好吃许多,一人可以吃一大碗。还有一些自养的鸭蛋,种在地里而不是大棚里的草莓。

外婆腿脚不便,应该是没有机会再回故园去看看了。外婆年轻的时候,在那里躲过日本人的轰炸,40年代,从南汇乡间嫁到上海法租界的公寓房子里一住就是60年,经历了家国剧变。至今她已不再谈及当时如何被赶出住所,帮人家摇袜头带大家里6个孩子。现在偶尔说起的也是红房子、老大昌、沙利文相关美好回忆。

我也仅仅在年纪很小的时候去过一次,只记得老宅里的泥地。这次舅舅来说等这个月底开幕后一定要再回去看看。说是交通也已经很方便了。8号线坐到底,换一班8路公交,用公交卡因为优惠所以只要0元。想想也是,小时候要外滩摆渡去浦东,再站在一片荒凉的地方等那很久才来一班的公交,换2部车才能到的周浦。现在都已经算是繁华的城镇中心,连房价都要卖到2万以上了。等到乡间变成“古镇”的时候,怕是乡下的亲戚们也要住进楼房,也吃不到自己田里出产的作物了。舅舅说,现在去过的人都说将来召楼会比七宝还要好。商铺的租金已经要4块钱了,我想这已经是新天地当年刚开出来时候的租金了。据外婆说召楼还是很有些历史文化的。乡下有个姓谈的远房亲戚,说那时候在召楼是大户人家,有一个很不得了的“谈家花园”。

我的外婆桥 - 呆呆囧囧 - 呆呆囧囧的博客

我的外婆桥 - 呆呆囧囧 - 呆呆囧囧的博客

听说自己家乡有了大的发展,外婆很高兴,让我们一定要去看看多拍些照片回来。后来上网搜了点资料,摘录于下:

召稼楼镇现位于在上海市闵行区浦江镇革新村内。明朝工部右侍郞谈伦子田,曾在此建楼鸣钟以召农耕,因此名曰“召稼楼”。召楼镇兴起于明朝嘉靖、万历年间,到清朝中叶时开始衰落。到光绪初有尚有商店60余家,居民百余户,当时还称召稼楼镇。镇内水道四通,航行方便。老姚嫁浜贯穿镇中,保安桥联南、北街为一体。上世纪20~30年代仍有商店60余家,居民百余户。1949年有商店78家,有南北什货、茶馆、豆腐店、棉布百货、药店、鲜咸鱼店、米店等店铺,手工业作坊好几家,经营碾米、饴糖、轧花和榨油,从业人员数十人。50年代仅剩小店数家。1984年有商店25家,居民3100余人。上世纪60年代于镇侧建召楼酒厂,80年代扩为江南啤酒厂,所产召楼大曲曾为上海名酒。镇南有批把园,镇西有谈家牌楼,即谈氏故居朋寿园故址,今已湮没无寻。奚、谈、沈三姓望族世居于此,而奚氏列第相望。民国名人曹汝霖、黄炎培幼年时均就读于召楼奚氏家塾。

召稼楼南临上海市南汇区,西距闵行区吴泾镇5公里。位于闵行区浦江镇的召稼楼古镇(浦江镇革新村内),源起于元朝初期,横跨元明清三个朝代,现面积达150亩之广,散落着不少清代建筑,目前规模较大、保存较完整的有“礼耕堂”、“梅园”等。像这样大规模的文化历史遗产,目前在上海已很少见了。“礼耕堂”灰瓦墙门里庭院深深,12道墙门一道叠着一道,确有几分深宅大院的气派。堂内有五进大院,厅堂楼宇共计138间。骑马墙、荷花墙、白墙黑瓦……古代上海郊区主要的房屋形态在此一览无余。“梅园”占地3000多平方米,有房间99间,由于居住人群相对较少,整体建筑格局相对完整,但随着年代久远,不少房屋已不适于居住。 “召稼楼镇”其实是一个远去的地名,一度被简称为“召楼镇”。今日寻来,当年那些得名的楼早已灰飞烟灭,留了一段史说“明工部右侍郎谈伦子田,建楼鸣钟以召农耕”。如今这里是浦江镇革新村,看到将古镇残迹作背景,耕种着的人们,仿佛还听得见几百年前的钟鸣。

而且这里还是上海城隍老爷秦裕伯的故里。我想去过城隍庙的很多,但是知道城隍老爷是谁的大概就真的不多了。
秦裕伯字景容,号蓉斋,上海人。元至正四年(一三四四)进士,官至福建行省郎中。明初官至治书侍御史。殁后.封为上海县城隍神,历明清两代不变。传因裕伯屡次辞谢明廷征召,朱元璋以为“生不为我臣,死当卫我土”故。

了解下外婆当年走出来的那个地方,记下这些文字,也算是对她老人家的一点孝顺。世博盛事,故里重修,外婆虽已久卧在床,无法亲自去目睹这些。但我总想尽力让她从电视上照片上多看到一些。九十余年岁月渡去,生活、经历可谓跌宕而丰富多彩。曾经被夺去的,今日发展之繁华。不知在她心里是否可被抵过,那个时代的走过来的人,谁说不是浮生如梦。

  评论这张
 
阅读(39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